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,好像没有什么不可以

以下3段话来自《知日*写真》一书,是分别对不同的日本摄影师的采访和评述。

比起摄影技术,那种把一瞬间拍下来的冲动才是最重要的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筱山纪信

东京的街景大家每天都看,已经习以为常了。大家看到东京应该也不会感到新鲜。如果在东京塔或是天空树的照片上出现裸体的话,大家会很惊讶吧。我实际上是通过植入一种“异物”的方式,唤醒大家对于日常生活的新鲜感 ,改变大家的视角。对我来说,为了表现各种事物,裸体不是主题,而是手段。并且,裸体是非常方便的工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筱山纪信

一般的写真家是为拍摄而出门拍摄,而中平跟他们有些不同。不是为了摄影,而好像是为了和世界相遇而拿着相机出门的。因为目的是为了和世界相遇,所以有拍摄很多照片的时候,也有拍很少的时候,甚至有一张都不拍的情况。遇到能改变自己意识的对象就按下快门。好像只有照片作为一种结果留存下来了,但并不是以发表和出版为前提的,这里的照片是作为一种行为存在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中平卓马


东洋大师,处处禅味,不断的否定又否定,理论一套一套的,把你打迷糊,失去自我,又突然激进出手,朝你天灵盖劈去。
大师!手下留情。
大师是刹不住车的,手一已出,哪能停!
一招致命。
眼睛一黑,满脸是红色的血,倒地。
好狠啊大师你真下得了手。

血流光了,脑干、脑髓、脑浆、大脑……都被虫蛀光了。
脑袋空了。
空了。

感觉怎么样?
铮亮、敏感、刺激、想哭也想笑,很轻很飘。
好像万物触手可得,又遥不可及。

到底怎么样嘛?!
大师!
5555555555
(个人欲望不死,无时无刻在挣扎,轮回中受苦)


评论

© 陈清扬 | Powered by LOFTER